<optgroup id="uikbi"><i id="uikbi"><del id="uikbi"></del></i></optgroup>
      <track id="uikbi"></track>
      長江商報 > 迪阿股份被指收智商稅商場股市雙倍“割韭菜”   張國濤借道分紅IPO前后落袋11億股價跌76%

      迪阿股份被指收智商稅商場股市雙倍“割韭菜”   張國濤借道分紅IPO前后落袋11億股價跌76%

      2022-10-10 07:42:07 來源:長江商報

      長江商報消息 ●長江商報記者 魏度

      “男士一生僅能定制一枚”、“一生只送一人”,張國濤精心設計的營銷再次受到廣泛質疑。

      “DR鉆戒成本4000賣1.5萬”、“DR回應800元可刪購買記錄”,近期,迪阿股份(301177.SZ)兩次登頂了微博熱搜。

     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,迪阿股份上述事項遭遇市場質疑,不是首次,而是一直就存在。去年底,迪阿股份登陸A股市場時,也遭遇一波高密度質疑。

      市場質疑的是,迪阿股份在大肆收取智商稅,不僅在商場割年輕消費者韭菜,還在資本市場割投資者韭菜。自從去年12月15日登陸A股市場以來,迪阿股份的股價已經跌去了逾70%,早已成為破發次新股。

      高度重視影響的迪阿股份在上市后業績也出現變臉。今年上半年,公司實現的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(簡稱凈利潤)為5.79億元,同比下降20.62%。

      作為迪阿股份實際控制人,張國濤、盧依雯夫婦仍然不忘大舉收割。在IPO前,二人推動公司頻頻分紅,上市后,分紅急劇加碼。目前,二人已經通過分紅分走逾11億元。

      舊話題一周兩登熱搜

      一周之內,一家上市公司兩次登陸微博熱搜榜第一,這類現象并不多見。更為罕見的是,登上熱搜并非新鮮事,而是“老調重彈”。

      9月22日,“DR鉆戒成本4000賣1.5萬”相關話題沖上微博熱搜第一。9月26日,“DR回應800元可刪購買記錄”的話題又霸占熱搜第一。

      DR背后的上市公司迪阿股份,由張國濤、盧依雯夫婦創立,夫婦二人打造的DR鉆戒,其之所以聞名,并備受爭議,源于其打造的“真愛”概念。迪阿股份公開披露的信息顯示,公司建立了一個所謂的“真愛系統”,即買過戒指的情侶,要簽署愛的確認書——真愛協議,隨后入庫,一旦名字進入系統,將永遠無法刪除,哪怕是出國了,系統也是全球聯網,照樣能查出購買記錄。這也就是公司宣傳的“男士一生僅能定制一枚”、“一生只送一人”。

      經過一系列繁瑣流程的包裝,DR營造了真愛氛圍,讓不少年輕情侶深陷其中。截至目前,DR品牌在多個社交平臺一共擁有超2000萬粉絲,顧客也大多是年輕消費者。

      根據迪阿股份披露的投資者關系活動記錄表,35歲以下的人群為迪阿股份貢獻了近八成的收入,但在今年上半年,35歲以上人群貢獻的收入占比達19.59%。

      然而,迪阿股份構建的DR真愛系統,似乎已被現實擊得粉碎。

      近期,有消息稱,淘寶有店鋪稱800元就可以消除DR訂單和購買記錄,這與DR此前多次承諾男士一生僅能定制一枚、相關信息終生不可刪除和修改信息的真愛夢想明顯相悖。

      針對“DR鉆戒可刪除購買記錄”,迪阿股份予以否認,并稱發布不實消息的淘寶店鋪已被淘寶官方處理下架。

      其實,在購買DR鉆戒方面,也多次被曝出存在漏洞。此前曾有傳聞,換個身份證號就可以再買DR鉆戒。

      此外,針對再買DR鉆戒一事,市場質疑不斷,指稱DR是刻意營造的假象,目的是打造真愛概念,以吸引年輕人購買。

      關于DR鉆戒價格問題,也一直是質疑的重點。

      針對“DR鉆戒成本4000賣1.5萬”的質疑,迪阿股份回應稱,公司的成本不止原礦石、貴金屬等原材料成本,網絡上的信息屬于片面性解讀。其稱,在歐洲設立了巴黎設計中心,合作匯聚全球知名珠寶設計大師,傾力打造真愛珠寶作品。公司追求極致,研發出鋼琴大師戒臂、六芒星鉆石切工等獨家工藝。

     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,去年12月,迪阿股份上市前后,市場曾廣泛質疑其DR鉆戒收“智商稅”、虛假宣傳等。這一質疑的背后,是公司的高毛利率。

      數據顯示,2019年以來,迪阿股份的銷售毛利率在70%左右,遠遠超過同行老鳳祥、周大生、周大福。近年來,老鳳祥、周大福的毛利率均在10%以內,周大生的毛利率也多在30%以內。

      除了在商場等賣場收割“真愛”年輕人韭菜外,在資本市場,迪阿股份也在割韭菜。

      去年12月15日,迪阿股份正式在創業板掛牌交易,首發價格高達116.88元/股。上市首日,股價曾漲至180元/股,漲幅達54%。然而,180元/股是迄今為止的頂點,掛牌次日,股價跌跌不休。到今年9月30日,股價跌至43.59元/股,較頂點跌去了約76%。43.59元/股的價格,較其發行價也下跌了62.71%,股票在發行一個月后就開始破發。對應的市值,蒸發了約546億元,目前約為174億元。

      銷售費增1.65億營收、凈利雙降

      似乎有部分消費者意識到不能被DR收割了,迪阿股份的經營業績首次出現大幅下降。

      上市前一年,迪阿股份實現營業收入24.64億元、凈利潤5.63億元,同比分別增長48.06%、113.44%。2021年,上市當年,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、凈利潤分別為46.23億元、13.02億元,同比增長87.57%、131.09%。這兩年,公司實現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(簡稱扣非凈利潤)分別為5.40億元、12.49億元,同比增長幅度為118.48%、131.03%

      兩年間,營業收入高速增長,凈利潤、扣非凈利潤連續倍增,迪阿股份表現出色。

      或許,正是這一因素,迪阿股份上市發行股份時,備受資金追捧。公司原本計劃募資12.84億元,結果募資46.76億元,超募33.92億元。

      然而,上市之后,業績開始變臉。今年上半年,迪阿股份實現的營業收入、凈利潤分別為20.85億元、5.79億元,同比下降10.13%、20.62%,扣非凈利潤為4.90億元,同比下降30.77%。

      追溯迪阿股份披露的經營業績,2017年至2021年的五年,除了2019年凈利潤出現小幅下降外,其余年度,營收、凈利均在增長。從中期業績數據看,2020年、2021年均為增長。由此可見,營收、凈利雙降,這是迪阿股份的首次。

      迪阿股份的前身是成立于2010年的深圳市茵賽特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,主營市場營銷策劃。張國濤在創業過程中接觸到珠寶行業,認為該行業前景較好,遂轉做珠寶行業。創業初期,公司注冊資本為3萬元,張國濤和金沖的出資比例分別為51%和49%。一年后,金沖將其所持股權轉讓給盧依雯。

      擅長營銷的張國濤極力推動迪阿股份重金營銷。2020年、2021年,公司銷售費用為7.29億元 、12.18億元。同行可比公司周大生,2020年、2021年的營業收入分別為50.84億元、91.55億元,對應的銷售費用為6.68億元、6.97億元。

      2021年,周大生的營業收入接近迪阿股份的兩倍,而其銷售費用反而比迪阿股份少5.21億元。

      僅以市場推廣費為例,2021年,迪阿股份為3.07億元,而周大生僅為0.46億元。

      今年上半年,迪阿股份的銷售費用為6.67億元,同比增加1.65億元,對應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反而雙降。

      盡管業績變臉、股價大幅下跌,但張國濤早已賺得盆滿缽滿。

      根據招股書,2011年9月,迪阿股份注冊資本增至100萬元,由張國濤、盧依雯夫婦認繳。這是迄今為止夫婦二人實際出資的總額。此后,迪阿股份多次增資,注冊資本增至3.60億元,基本上由張國濤、盧依雯實際出資,而資金均來自向迪阿股份的借款。歸還借款的資金來源,則是迪阿股份的現金分紅。

      到上市之前,張國濤夫婦直接間接持有迪阿股份98.245%股權,對公司形成絕對控制。

      IPO之前,即2017年至2020年,迪阿股份累計派發紅利4.40億元,張國濤夫婦分得約4.32億元。上市之后,2021年度,迪阿股份豪氣分紅,派發紅利8億元,張國濤夫婦分得約7.07億元。

      至此,從IPO前到上市,張國濤夫婦推動迪阿股份大舉分紅,夫婦二人分走11.39億元。

      視覺中國圖

      責編:ZB

      長江重磅排行榜
      視頻播報
      滾動新聞
      長江商報APP
     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
      一级黄色A片网站
        <optgroup id="uikbi"><i id="uikbi"><del id="uikbi"></del></i></optgroup>
        <track id="uikbi"></track>